当前位置:

首页  新闻快报  文章内容

小小村庄,隐藏天大秘密,市面上多数古董出自它

2018-05-11 08:49

小小村庄,隐藏天大秘密,市面上多数古董出自它

蚌埠市华夏村是一个仿制古陶器的专业村,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仿制古陶器。

南石山村村口,一块天然的巨石之上,雕刻着遒劲的“南石山村”几个红色的大字,村里一排排漂亮的农家小院的屋脊之上、门楼之上,到处都是仿古的三彩、秦俑。

这个村子虽然只有2000多人,但是大一点儿的文物制作厂就有20多家。小作坊更是不计其数,除少数厂子以生产工艺品,仿造、复制三彩、陶器作为工艺品出售外,大多都以仿造“文物”为主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文物走私猖獗的时候,也是这个村子最繁盛的时期,那时候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造古董。

“你看这个村子里的人多有钱,房子盖得多好。”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指着一排排漂亮的农家小院说道。

“我们南石山村造陶瓷可是有年头了,祖祖辈辈都是以做这活儿谋生。”该村最大的文物复制品厂、蚌埠华城文物复制品有限公司高水旺厂长讲起该村制造陶瓷的历史,如数家珍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一些文物商贩曾拿来实物让村民复制,还有的干脆让村民直接仿造,在利益驱使下,一些村民放弃了传承多代的传统制造陶瓷的生意,专门做起了仿制、复制文物的活路。

村中一些手艺高超的艺人也想尽办法,制造以假乱真的各代文物。一位村民告诉我们,“那时候市场需求大,活多,钱也好赚。

这吸引了国内外许多商贩,村上人经常加班加点生产,拉货的各种车子也是来来往往,现做现卖,一家家仿古工厂里,成堆成堆的三彩骏马、仕女、各种佛像、各路神仙、将军,摆放在屋内院外,满眼都是生产好的仿制文物。

一位熟悉业务的朋友告诉我们:能摆在外边让人看的都是普通仿品,一般都按普通工艺品出售,高仿的东西都不会摆在外边。如果没有熟悉、可靠的人介绍,老板连货都不会让你看。

在蚌埠华城文物复制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,忙碌的工人们有的在制造模具,有的在搅拌瓷土,有的在给白胎上釉,到处都是半成品的陶马、陶人。整个车间活像一个囊括汉唐时期文物的博物馆

该公司一位领导介绍,这批货全部是发往马来西亚的,因为他们的仿品做得非常好,在世界许多地方,都要他们厂供货。

我这儿烧出来的三彩,只要简单的做旧处理,就像刚刚出土的文物一样。这匹马现在当仿品卖也可以卖三四万,黑市上当真货卖,价值肯定上千万;这个‘胖妞’(河南当地俗称唐代仕女为胖妞),可以卖一万多元吧。

在一家厂子的藏品库里,一位仿品高手这样讲述他们厂里的产品。

地下埋数年,仿品变“文物”!在孟津县美奇唐三彩仿古厂后院内的一片空地上,埋的“宝物”有些已经一两年了,用竹棍在土中一挖,就挖出了埋在地下的“宝物”———“汉代宝马”。

这些“文物”有的是用真品拓模,有的是自制模具,经过烧制、处理等多道工序,最后要埋到地下一两年,才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。

长期做此生意的一位古董商讲,曾经有人在此地加工“货”,花了二十万,转手卖了几百万,利润相当可观。

既然市场上有那么多的唐三彩赝品,距今一千多年前的北魏古陶佣也就有出现赝品的可能,那么,摆在潘家园古玩市场上的这些古陶佣到底是真品还是赝品呢?

一位文物专家和卖陶俑的人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。卖陶俑的摊主坦白地告诉专家,摊位上的这些陶俑是一些安徽老乡,在家乡经济开发区的施工中挖掘出来的,这些陶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绝大多数陶俑还在安徽老家。

专家凭着多年的鉴定经验判定,这是一批珍贵的国家文物。为了更加保险,这位专家从潘家园买走了几个古陶俑,回去后与几位专业人士对它的真假作了进一步的鉴定,最终的鉴定结果与这位专家最初的判断不谋而合。

为了避免这批珍贵文物的流失,这位专家立即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,要求批拨专款对所有在安徽出土的北魏陶俑进行“抢救性收购”。

于是,在1993年年末到1994年年初的一段时间内,在北京的古玩市场上掀起了一场北魏陶俑收购的热潮。

历史博物馆买了三次,故宫买了两次。中国历史博物馆花了八十万,故宫呢,花了十万吧。

但是,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尽管有关部门纷纷抢购,而这些陶俑的数量却总是有增无减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北京的各大古玩市场上,涌出了大批量的北魏时期的陶俑。

与此同时,这件事情也引起了文物鉴定专家们的高度关注。为了澄清事实,国家文物部门联合安徽省文物部门,在警方的配合下,对此事进行了彻底的调查。

调查的结果是:这批被当成古文物的陶俑,竟然出自蚌埠华巷村的几个村民之手。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团异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团异网的价值判断。仅供读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上一篇: 亚洲收藏新格局与市场新热点 2018-05-12 08:44

下一篇: 秦始皇陵地宫为何不挖 这里面竟有惊天奥秘 2018-05-10 09:02